当前位置:首页 > 谭雅玲:美元贬值趋势已经明朗 人民币升值对产业的不利需有准备

谭雅玲:美元贬值趋势已经明朗 人民币升值对产业的不利需有准备

时间:2019-01-22 02:18:15来源:腾讯新闻

原标题:谭雅玲:美元贬值趋势已经明朗 人民币升值对产业的不利需有准备

[摘要]预计2019年人民币汇率面临更加复杂的局面,国内本身的经济需求与投资需求难以权衡真实与未来,国外市场的政策导向与策略反转即将发挥主动反转局面,进而人民币依然两难于内外交困之中。

作者 |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 谭雅玲

2019年初一开局,我国人民币汇率开门红的态势令人格外关注,但难免也显得不安逸,问询升值的趋势与原因接二连三。如果回想2018年市场预期美元贬值的失态,这似乎给与人民币的警示更严峻,市场反思去年的教训显得十分必要。汇率管理的主动性是汇率风险应对的关键,并非随行就市顺势而动,看不透是最大的人民币汇率风险隐患,缺少实体经济需求的论证是人民币被动性的教训。

年初以来的人民币反弹原因多方面,其中在我国经济相对不乐观的氛围中升值事态显得忧心忡忡。

第一是人民币与美元关联难以改变。年初以来美元贬值趋势有所显现,最终下行95点的成功对人民币具有指引与刺激作用,进而人民币是跟随美元指数95.9-95-1的下行节奏应运而生反弹加大。截至目前一周不到的时间,人民币升值已经达到1000点的水平,其中与美元走势的关联是必然的结果。一方面是我们的市场集中关切与挂钩美元走势难以摆脱,外部受制因素依然是左右人民币走势的重点;另一方面是我国市场脱虚向实结构调整艰难,人民币市场的投资和投机需求远大于外贸、实体企业的真实汇率方向和意向,进而人民币升值被推波助澜具有国内基础要素的刺激作用所为是值得关注的重点,而并非是实体经济,特别是外贸企业需求的汇率水平。人民币反弹对外贸形势的实际需求评估是重点,货币升值对出口是不利的,但汇率没有准备和防范将是更大的实体经济不幸。

第二是人民币自身技术修复有刺激。如果去看2018年美元贬值态势,尤其是10月之后的贬值加剧是显著的。全年在美元升值4.1%的形势下,我国人民币贬值达到5.8%;如果从年内低点到高点的6.9771元到6.2409元,人民币贬值区间达到10.5%;反观美元指数最高点97.7110点到最低点88.2600点,升值9.6%;我国人民币自身贬值过度的升值修复使然是值得关注的内在因素。但是这种反弹超出市场的预料,并且市场已经再度困顿在人民币升值产生恐慌情绪之中。这与2018年年初的升值形成一样的结果;人民币不可预料性是刺激人民币技术惯性与规律的根本原因与背景。

第三是人民币政策发挥推进是支持。上周我国央行宣布的降准界定,虽然目前还没有到执行期限,但市场预期发挥起到助推人民币升值的氛围是不可低估的。尤其是在我国实际经济理解有偏差的舆论中,悲观情绪渲染使得期待政策加强,降准效应的期待性是刺激人民币升值不可低估的事态之一。由于我国经济指标发布导致的市场心理不安逸明显上升,这种政策效应的期待达到较重要时刻,进而对货币汇率的刺激作用不言而喻。然而,市场依然套路的推进数量概念的期待依旧,严重忽略结构性调整的定向政策指导与使用,进而汇率被推升的舆论作用是关键,汇率指标的预期导致汇率变化背离政策初衷。

第四是中美贸易情绪影响拉抬显著。市场情绪的舒缓是中美贸易阶段性利好消息的拉动作用,人民币受到中美贸易谈判积极动向刺激加大反弹是重点。因为人民币升值最集中的两天正是中美贸易谈判结果不断发散的重要时刻,压抑以及担忧较长时间的情绪释放对人民币升值刺激作用是国内最直接的发挥时点。2018年以来,中美贸易是影响汇率的关键,尤其是进出口税率问题的敏感使得汇率水平的难以驾驭凸显,心理的不稳定刺激操作短期化和简单化,这对汇率水平的真实性有很大的干扰,汇率方向迷失已经相当严重。加之人民币破7的心理因素已经违背汇率水平实际的真实结果;破7对外贸实体经济是利好,但由于前期比较复杂甚至混乱的局面,外贸企业抢单与抛单不确定局面已经失去对汇率方向的真实感受与实际意义,进而破7的关口被人为“妖魔化”是值得警惕的重点。

预计2019年人民币汇率面临更加复杂的局面,国内本身的经济需求与投资需求难以权衡真实与未来,国外市场的政策导向与策略反转即将发挥主动反转局面,进而人民币依然两难于内外交困之中。因此,未来人民币走势以双边为主、震荡加剧、幅度拓宽以及贬值为主态势将是主基调;预计人民币区间水平跨度在6.6-7.04元之间,主要维持区间在6.8-6.9元之间,全年水平预估或小幅度贬值,升值概率较小。然而,问题重点在于实体经济,尤其是外贸实业的结构、质量、市场和产品调整现实对汇率需求的夙愿是否精准或明确,这对汇率抉择与取向至关重要。特别是2019年美元贬值趋势已经明朗,人民币升值对于我国产业行业的不利是需要有准备的;并且人民币贬值也会扩大,破7的概率存在,但时段有限;人民币汇率大起大落局面的应对是要有产业抓手才能自如、顺应、实现结果预期;并非是简单就汇率波动不断纠结趋势,手中没有产品、技术、订单,汇率将毫无意义;进而汇率迂回投机套利和投资短期化,这将愈加不利于汇率主动掌控、防范风险和规划应对,即使有产品也很难达到保值增收。

因此,面对人民币变化,我们全社会必须着手实业需求的水平,考量自己业务发展的需要,减少投机性心理的预期,为实体经济需要考虑多些,减少盲目逃离对冲的短期化,不断促进我国汇率关注基础要素的加强、完善与正常,这才会促进人民币将会有作为、有收获和有地位,否则将一事无成,并势必增加改革开放的风险与难题。

2019年1月11日

本文相关推荐

相关文章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 联系QQ:57755-6057